阅读新闻

为什么?整形外科手术后输入回收血致呼吸停止

发布日期:2019-09-17 15:11   来源:未知   阅读:

  植入术。患儿的病史和体格检查无显著异常。患儿既往无麻醉/手术史,无麻醉相关并发症家族史。患儿未在用药,被评估为ASA Ⅰ。

  连接所有必要的监护设备后,用丙泊酚、芬太尼和维库溴铵诱导全身麻醉。患儿入睡后,用一根带套囊的气管内导管(ETT)行气管插管。双侧呼吸音对称,用胶带固定ETT。用异氟醚、氧化亚氮、哌替啶和维库溴铵维持麻醉。

  在整个手术过程中使用了血液回收系统。在手术过程中,他失血大约1L。术中给予1U的直接血液(directed blood)。手术进展顺利,手术结束时,神经肌肉阻滞被拮抗。

  自主呼吸恢复,患儿能遵从指令。ETT被拔除,他被转移到麻醉后恢复室(PACU)。到达PACU后,他意识清醒,生命体征稳定。因为他的血细胞比容(Hct)为30%,外科医生要求你回输500ml回收血。

  大约20分钟后,你回到PACU。你注意到回收血已经回输完成;然而,你也发现患儿几乎没有了呼吸。

  他的血氧饱和度为88%,并且正在下降,心率从82增加至110次bpm。血压(BP)为100/60mmHg。你立即开始用面罩进行人工通气,使用100%氧气,用Jackson Rees改良型的Ayres T 管装置。他的血氧饱和度升到了100%。

  神经刺激器显示患儿完全肌松。你安慰患儿,并又给了他一剂新斯的明和格隆溴铵,效果良好。

  造成这种困境的原因可以归因于回收血的回输,回收血中含有足以导致呼吸抑制的维库溴铵。

  这些系统降低了同源输血的风险。然而,有一项研究表明,整形外科手术中伤口引流血液的收集与补体的激活和粒细胞弹力蛋白酶和细胞因子的释放有关。

  在Montefiore等人的一项研究中,在回收血中,维库溴铵比阿曲库铵具有更高的再次神经肌肉阻滞风险。这归因于后一种药物与器官无关(organ-independent)的Hoffmann消除。

  肝和肾在阿曲库铵的消除中只起很小的作用。然而,这些器官是清除阿曲库铵代谢物的主要途径,包括劳丹素(laudanosine)。

  在PACU中输回收血的做法可能不安全。如果在PACU输血,应告知护理人员再次神经肌肉阻滞的可能风险。应在患者离开PACU之前完成回收血的输注。

  一名14个月大的男孩拟行颅骨发育不良修复术。患儿的病史无明显异常。患儿有颅内压升高的迹象,但无脑积水。

  患儿无麻醉/手术史,无麻醉相关并发症家族史。他未在服药,也无药物过敏史。他被评估为ASA Ⅰ,2 级气道。监护仪包括脉搏血氧计、心电图(ECG)、液晶温度计(LCTI)、无创血压袖带和心前区听诊器。用两盏加热灯给患儿保暖。

  全身麻醉是通过面罩在100%氧气中使用1~4%七氟醚诱导的。当患儿入睡后,你发现他前额上的LCTI显示从36.5℃快速升高至41.0℃。所有其他参数都在正常范围内。

  在这个病例中,急剧的温度上升是由于其中一个加热灯离患儿的头部太近了。规定的距离是28英寸(71cm)。

  医护人员应该总是通过感觉(feeling)患者来确认快速上升的体温的存在。

  在这个病例中,患儿的体温并不是很高。检查其他部位的体温是必要的,包括鼓膜和食道。只有在ETT被定位和固定后,才应该检查后者。直肠体温不被推荐,是因为它反映的核心体温有变异性。

  使用前必须检查恶性高热药柜车中丹曲林的有效期。有一次,当我们不得不使用丹曲林时,发现恶性高热药柜车中所有的丹曲林药水瓶都过期了。当一个人太匆忙时,很容易忘记检查这个基本但重要的因素。

  当高热病例中所有其他参数正常时,一定要寻找其他原因。它们可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They may be closer than you think. )